全国加盟热线 : 400-660-8612
实实在在民间借贷官网 > 新闻中心 > 金融新闻 > 金融组合拳助推实体经济发展

金融组合拳助推实体经济发展

发布日期:2014-11-25

刚刚过去的一周,金融市场“发声音”、“出政策”,消息面可谓“风生水起”。11月19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,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。11月21日晚,央行“突 然”决定自11月22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。而此次利率调整的目的之一,也是为了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这一突出问题。

在经济增长有下行压力、结构调整处于爬坡时期、企业经营困难有所加大的情况下,中央政府正在祭出组合拳,助推实体经济平稳健康向前发展。进入2014年以来,宏观经济数据基本指向一个事实,即中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。

前不久刚刚公布的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,同比增速继上月的8.0%后继续下滑至7.7%,低于8.0%的市场普遍预期。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1.5%,自2011年以来约19%的增幅之后逐步减速。10月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同比增长 14.7%,虽高于9月的14.0%,但2008年和2009年的经验表明,固定资产投资的真正复苏往往滞后官方数据6个月左右。10月份房地产投资同比 增长从三季度平均水平13.1%进一步放缓至12.4%,为第八个月连续减速。

较长期的经济增长乏力,已经开始对劳动力市场造成影响。目前影响已扩展到失业上升,很多企业计划2015年暂停上调工资。如果就业市场形势更趋严峻,或将出现消费降低引发的第二轮经济低迷,不同于第一轮经济低迷主要由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减速引起。

尽管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没有改变,但是,对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后积累的许多问题和风险,人们不能不直视和应对,如结构失衡、产能过剩等长期存在的难题,金融和债务风险不断积累的问题;还有粗放增长方式造成的资源紧缺、环境污染问题,更有增长成果没有很好地惠及老百姓的问题,如贫富两极分化严重,基尼系数多年超过国际警戒线,权力寻租产生大量腐败现象等。加之股市持续多年低迷、房价一路高歌猛进,各种问题相互交织,错综复杂。

11月22日,中国人民大学发布《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》表明,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、债务风险积累以及政策难度加大的多重挑战,预计2015年,经济仍将面临较大下行压力。报告指出,预计2015年中国GDP下行压力增加。预测2015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将降至7%。在房地产下滑、制造业低迷的影响下,固定资产投资将持续放缓,预计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5.9%,2015年这一数字将降至12.3%。

在“新常态”下,政策难度明显加大。报告指出,中国经济处于增速换档、结构调整、风险释放的新阶段,2015年,宏观经济政策应在稳增长、调结构、促改革之间寻找平衡点。考虑到当前经济形势,财政赤字率可以适当提高,但不宜超过2.5%,对局部债务风险应予以充分重视。

报告建议,在调整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之外,政府还需出台各种新型政策以促进消费,并配套与民生相关的一系列社会政策,提高社会对经济增速下滑的宽容度。

根据此前中国社科院宏观经济运行实验室的预测,中国2011-2015年GDP潜在增长率为7.8%-8.7%,2016年-2020年为5.7%-6.6%,2020年-2030年为5.4%-6.3%。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认为,中国经济“新常态”包含一系列经济指标,将均呈现出新的状态。如储蓄、投资、物价、就业、财政收支、国际收支、人民币汇率、货币供给、利率等,其中,储蓄率会下降、投资会下降、财政收支的增长率不会再保持过去两位数的增长,这些变化将引致企业、居民和政府行为发生重大改变。

11月9 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(APEC)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演讲时,首次公开全面阐述中国经济的“新常态”,即,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;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,第三产业、消费需求逐步成为主体,城乡区域差距逐步缩小,居民收入占比上升,发展成果惠及更广大民众;从要素驱动、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。

此前,有媒体报道,12月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中国将讨论维持2015年CPI目标在3.5%不变。政府还将讨论把明年经济增长目标订在约7%或7%以下,调降M2增长目标,从13%降至12%。

今年以来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持续得到国务院的重视。11月19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,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。针对多地中小企业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等问题日益突出,国务院及相关部委今年以来密集发文,旨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、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。

5月9日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新“国九条”),意在拓宽融资渠道、丰富融资产品,降低融资成本,帮助企业优化资源配置。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要加大“定向降准”措施力度、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、降低社会融资成本、规范同业、信托、理财、委托贷款等业务,清理不必要的资金“通道”、“过桥”环节,缩短融资链条。开展银行业收费专项检查,只收费不服务的坚决取消。同时降低小微企业担保费用。

7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要求,要促进“脱实向虚”的信贷资金归位,更多投向实体经济,有效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。7月14日,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再度强调,有效降低融资和交易成本,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。7月16日,李克强听取国务院出台政策措施推进情况。会议强调,在缓解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上尽快见到实效。7月23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、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不合理上升等十项措施。

8月14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了十个方面的政策措施,并明确了职责分工,要求金融部门采取综合措施,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,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互动。

可见,今年国务院对“降低企业融资成本”问题的重视达到空前程度。11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,关注重点仍是此前多次研究讨论的企业“融资难、融 资贵”问题。不同于此前的数次会议,此次提出的解决方案并不局限于结构性财政或货币政策方案,而是更多地聚焦于金融体系的深层次改革。

精华推荐